楼明:接班广厦控股

控股公司总裁更替、上市公司董事长辞职,短短两个月,浙江建筑业巨头——广厦控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厦控股”)旗下重点公司的高层连续发生变动。

本报了解到,作为楼忠福的长子,广厦控股董事局副主席楼明在近日开始主持广厦控股日常工作,虽然尚未明确其总裁职位,但其接班人身份已经确定。

据悉,交班之外,身处再次遭遇宏观调控的建筑地产业,广厦控股资金链持续紧绷,急需摆脱此前因民间融资所造成的借贷阴影,并由此引发的财务难题。接近广厦高层的人士表示,“楼忠福已经意识到,以往的经营模式越来越不可取,而改变则将由楼明来具体负责。”

8月10日、11日两天,广厦控股在千岛湖举行了年中工作会议,旗下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共150人左右参加了会议。

“主要就是两个内容,一是宣布楼明重新主持控股公司工作,二是提出要转型升级。”广厦控股一位高层人士对本报表示,楼明实际上是第二次负责广厦控股经营,而这一次的意义则更不寻常。

2002年5月,曾在部队历练过的楼明被任命为广厦控股总裁,但四年后便卸任并负责下属公司——广厦建设集团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与楼忠福相比,楼明为人更加温和,处事不够老辣,这或许是楼忠福让其暂时离开控股公司的原因。”

经过四年锻炼,楼明重新回到广厦控股主持大局。而此前不久,广厦系高层也有重大调整。

根据了解,广厦系现有成员企业100多家,员工10万余人,企业总资产达230亿元。除了控股公司之外,广厦系最重要的经营平台分别是广厦建设和广厦房产两大直属集团,分别由楼明和楼江跃负责。

今年6月,原广厦控股执行总裁郑可集悄然离开广厦系“塔尖”;7月底,楼忠福次子——浙江广 厦(600052.SH)董事长楼江跃宣布辞职。对此上述广厦控股高层人士称,“实际上都是为了给楼明更好的操作空间。”

然而,此次楼忠福对楼明又设置了四年的考察期。上述知情者表示,“四年中要完成的就是广厦的转型升级,并且彻底解决融资难题,而楼明的总裁职位也没有明确,这些都说明楼忠福还有继续考察的意思。”

据内部人士透露,郑可集已经去负责地产项目,“在广厦,做项目有时候是好事。”这位人士告诉本报,“报酬要比做广厦总裁高多了,而且郑很早就知道,这个位置交出来是迟早的事情。”

而至于楼江跃,据了解,其目前主要在广厦控股董事局协助其父楼忠福完成广厦的战略规划。

今年6月底,广厦下属的广厦建设集团因拖欠杭州三建162万元货款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此事一直让楼忠福耿耿于怀,“这么点钱就被称为‘老赖’,教训惨痛,影响太坏。”在他看来,改革原有模式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首先是内部清理,其次是拓宽渠道。”接近楼明的人士告诉本报,解决财务难题是楼明上任之后最先要处理的工作。由于建筑地产行业的特殊性,广厦系企业常年处于资金紧张的困境,一旦上游出现拖欠,就很可能造成大面积资金“危机”,“严重时整个集团的资金缺口超过10个亿。”上述人士介绍说,近几年高速发展的时期内,广厦系内部头寸可以说是经常性的紧张。

能源业是广厦重点培育的新经济增长点,国家发改委已经受理了广厦舟山能源项目申请报告。据悉,目前这一项目已经完成了前期填海等工作,广厦方面的投入已十分可观,如果这一项目拖延过久,压力将会相当大。

事实上,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广厦控股的资金周转就一直十分紧张。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广厦控股开始通过民间融资的方式来保证现金的头寸。

2006年,开了民间融资的口子,楼忠福本人对此的解释是,“当时只给了1个亿的限额,目的是为了保证银行信用,在资金特别紧张的时候用来暂时填补银行利息。没想到后来问题没控制住。”

内部财务管理混乱也加剧了资金紧张的局面。因此,楼明上任之前,广厦控股成立了以副总裁华生田为组长的建筑业历史遗留问题领导小组,9月份将对集团公司各建筑业风险项目及遗留问题处置情况进行一次检查。

楼明将在下半年组织财务大检查,重点检查下属企业的真实财务收支状况、财务红线执行情况及财务违规违纪情况,并抽查在建施工项目。

据悉,楼明要求从8月开始,各下属企业必须上报月度资金收支计划,报控股公司进行预算计划的统一审批。

此外,广厦控股加大了清欠力度。据楼明介绍,今年广厦控股上半年回笼资金近4亿元,建设集团上半年实际清收3697万元,东阳三建、湖北六建和杭州建工上半年清欠总额分别为1.4亿元、3400万元和2703万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jkenmo.com/,CBA浙江广厦控股